喝杯奶茶app

() 气氛有些僵硬,良久谢舟打破沉默。

“你不怕得罪我?”

初筝正儿八经的请教:“得罪你会怎样?”

还能弄死我不成?

就算你长得有点帅,也不能把我帅死啊!

“……”

得罪他的下场大家都知道不会好过。

这事用得着说吗?

谢舟自认自己在商场上混了这么久,脸皮有那么一点厚,但是突然被人这么问……他还真说不出口。

“顾小姐,我能问一句,你为什么要换掉柳漫漫吗?”

“谢先生,我说过,不是我。”

“……”她不承认,他还真没什么办法。正如她所说,投资方虽是晟睿,她是股东,可这两者间,如果没有证据表明,确实不能说就是她做的。

知性美女活力四溅

谢舟深呼吸:“那我换一个问题,顾小姐是哪家的人?”

初筝不懂他为什么突然这么问,心中各种疑惑,王者号又给她加了什么戏?

不过面上没有任何表示。

王者号赶紧给她科普一下,她的新身份,这是为了方便她在这个世界花钱,不会惹来麻烦。

初筝:“……”现在不是麻烦?

……它又做错了?

“无可奉告。”初筝端着高贵冷艳的姿态:“如果谢先生没事,先走一步。”

谢舟忌惮初筝后面查不到的家族,平常的手段都不敢用。

初筝起身离开,离开卡座的时候,她顿了一下,摸出一个u盘放在桌面上,指尖压着u盘,推到对面,轻点两下。

“小礼物。”

谢舟:“???”

苏酒站在角落看着初筝离开,他往谢舟的方向看过去,他们两个人为什么会在这里?

苏酒低头给初筝发短信,问她在做什么。

[初筝:有事?]

苏酒抿了下唇,她不会告诉自己她在做什么,每次发出的短信,只有正事能得到回复,其余的她一律不回。

他不知道她是对自己这样,还是对别人也这样。

苏酒继续打字,固执又问一遍。

[苏酒:你在做什么?]

这次初筝直接不回复了。

苏酒眸色微暗,他盯着手机屏幕,久久没有动作。

不知道过了多久,苏酒抬起头,往谢舟的方向看过去,那里已经没有人。

他指尖在屏幕上滑动。

[苏酒:我不太舒服。]

[初筝:看医生。]

[苏酒:我想见你。]

将近一分钟,苏酒才收到初筝的回复。

[初筝:在哪儿?]

苏酒报了一个地址,然后带上口罩过去等着。

初筝离开的方向,和苏酒报的方向相反,她让司机掉头,过去的时候还有些堵车,初筝有点烦躁。

这种烦躁表现在,她看外面车流的眼神越来越冰冷,仿佛随时要出去做掉这群堵车的一样。

司机将车停在指定地点,初筝刚想给苏酒打电话,一个人就钻了进来。

苏酒取下口罩,露出那张白皙精致的脸蛋。

初筝问:“哪里不舒服?”

苏酒偏头,伸手握住初筝的手,引着她的手放在胸前:“这里。”

前面的司机很识趣的将挡板放了下来,启动车子。

“心脏?”初筝平静的问:“我带你去医院。”

“顾总。”苏酒叫她:“它是因为你才不舒服的。”

“我没打它。”别想碰瓷!

苏酒黑沉如墨的眸子盯着初筝,他看见她眼底的淡然,须臾他笑着道:“顾总你抱抱我就不难受了。”

初筝视线在他身上转悠一圈,镇定的回答:“我带你去医院。”

有病就得去医院,抱什么!

抱抱能好,要医生干什么!

苏酒倾身过去,搂住她脖子:“我不想去医院,我就想和你待一会儿。”

初筝:“……”

王八蛋我现在要是打了他,他还会觉得我是一个好人?

相信我小姐姐,绝对不会的。王者号提醒,所以千万不要拒绝他,抱抱而已,多大点事,你们都睡过一张床。

初筝:“……”

车子平稳的往前开着,苏酒抱着初筝,几乎将整个人的重量都压了过来。

他小心的捉住初筝的手,慢慢握住:“顾总,你刚才和谢舟在做什么?”

“没做什么。”初筝应一声,倏的低头:“你怎么知道我和他见过面?”

“我看见了。”苏酒老实回答。

他稍稍抬眸,视线撞进初筝瞳孔里,娇嫩的唇就在他面前,他喉结滚动一下,小心的凑过去。

唇瓣还没碰到,初筝就微微往后,拉开两人的距离。

苏酒略显失望,他低下头,抱着初筝脖子。

“谢舟约我说事,没做什么。”初筝揉他脑袋两下:“裴宇怎么没和你一起?”

苏酒目光微亮,她在给自己解释吗?

“宇哥忙别的事,我出来透透气,我之前给你发短信,你没回我……”他本来想约她的,可发出去的短信就跟石沉大海一般。

初筝想到自己短信里面堆积的那些信息:“以后别跟我发那么多没用的信息。”

苏酒只觉得心脏中了一箭,在她眼里,那些信息都是没用的信息?

他现在几乎能确定,她对自己是真的没有任何想法。

如果是以前他或许会很高兴。

可现在他一点也高兴不起来。

“饿吗?”

苏酒心不在焉的点了点头,等他回过神,自己已经坐在包厢里,服务生正拿着菜单等他点菜。

苏酒看一眼对面的人,随便点了几个菜。

服务生出去后,苏酒起身坐到初筝旁边,开始说他最近的动态,拍戏遇见的事。

初筝漫不经心的应着,其实有点嫌他吵,还不能凶他。

好不容易等菜上来,初筝终于有理由让他闭嘴了。

“这里的菜很好吃,顾总怎么发现这里的?”苏酒餍足的摸了摸自己肚子。

“喜欢?”

“嗯,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菜。”苏酒乖巧的应一声,眸子亮晶晶的,似乎透着欢喜:“顾总怎么发现这里的?以后还能带我来吗?”

“别人告诉我的。”主要是这里的菜贵。

别人?

苏酒有点在意这个别人是男是女。

“顾总……”苏酒迟疑:“你以后会捧别人吗?”

“不会。”

苏酒没想到她会回答得这么快:“真的?”

“嗯。”这任务是王八蛋给的,不然她哪有时间闲着没事去捧人。

按照王八蛋的尿性,好人卡只有一张。

所以她不会再捧别人。